站内搜索:   今天是:
新闻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 首 页 >>  学习园地 >> 新闻详细页
土地情
作者:袁海英   来源:办公室   时间:2020-7-23 9:04:20   点击:352

 梦里偶尔有这样一个场景,一个小女孩流着长鼻涕在一洼菜地旁爬着,身上、脸上都是泥,时而好奇看着地上爬的虫子时而抬头看看前面的老人,老人的样子看的不太清。土地是床,是神奇的地方;而老人是家,是心安的地方。 

 我把这个场景告诉了母亲,母亲看着我,半天没吱声,象是在回忆,而后呐呐的说:那么小,怎么会有记忆。之后,告诉我,那个场景,其实就是我小时候在姥姥身边的情景,因为我会走路比别的孩子晚有两年的样子,而爸爸妈妈有工作,还要照顾弟弟,把我留在姥姥家。姥姥家在卢氏杜关,家里有一片菜地,每天早晨,她会抱着我到菜地去,把我放到菜地边上,她在菜地里劳作……。听着母亲的述说,后面大些时候的事,我倒也能想起一些。姥姥是典型的农村女人,没啥能赚钱的地方,生活就靠家里几片土地的收成,除了自家吃外,在赶集的日子里,还能换些零花钱,换些盐和一些必备的生活用品,偶尔,还能在集上给我买个喜欢的小玩艺儿,在吃饭的时候,我会抱着大海碗边吃边到处串门儿述说我的开心事,姥姥会倚着门儿,笑眯眯地唤着我回……。听母亲说,姥爷去世的早,姥姥一个人辛苦劳作,就靠着这片土地养育了她的子女,也养育了子女的子女。土地是全家的衣食父母,是她的命根子。

 到了上学的年龄,我随父母到城里上学,姥姥依然在农村耕作,同时也养大了大姨的孩子——表哥。有一天,我放学回家,见到了姥姥,开心的不得了,但也奇怪,因为母亲多次让姥姥来城里住,姥姥不来,放心不下家里的地,放心不下没娘的表哥。后来,听母亲说,表哥认为种地不值钱,他没和姥姥说,就退了队里给我家分的地,姥姥也因此气的来了我家,天天唉声叹气的。最终,还是放不下农村的家,又回去了,经多方努力,又争取回了分给我家的地,母亲说,姥姥高兴的象个孩子,照例每天去施弄土地,虽然我也不在身边了,在赶集卖了菜,还会给我买点小玩艺儿留着……

 姥姥去世很多年了,原来家里的地因为诸多原因也租给别人去种,如果姥姥活着,会不会伤心、流泪亦或唉声叹气,于她而言,土地是她生活的源泉,土地给予她更多的价值感和存在感,也已流淌在血脉里,成为身体的一部分。

 当然,我也知道,姥姥也早已和土地融为一体了。


网站首页| 地矿文化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Copyright 2008-2010, hnsdks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郑州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科学大道81号 邮编:450001
电话:0371-60170899 传真:0371-60170883 邮箱:hnsdksy@hnsdksy.com
版权所有:河南省地矿局第四地质勘查院 豫ICP备09005284号 四普海威技术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