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内搜索:   今天是:
新闻中心
您当前的位置: 首 页 >>  学习园地 >> 新闻详细页
陕州农村房屋不动产登记项目工作纪实(二)
作者:张鹤魏   来源:政治处   时间:2020-1-2 17:07:05   点击:452

 2019年9月2日,雨

首遇贫困村

 今日去君王村进行测绘,该村在芦草村北边,规模不大,据说近四分之一已因贫困易地搬迁,只留有117户。对于村干部口中所说的是“异地搬迁”还是“易地搬迁”,前几天一直没有摸准哪一个应该是规范的写法,按字面意思理解好像都符合换个地方进行扶贫安置的意思。今天见到个别已经搬迁过的农户门前钉的“易地搬迁”的贴牌方知道这个专用术语的规范写法。

 

 

 

 该村类似于芦草村,虽是典型的贫困村,但却保留有一种传统典型农家小院特色风情,至今有很多家庭仍在养牛、羊,家中院落内也是鸡鹅满院跑。该村从村貌看整体发展落后于周边村庄,多数村民家中仍然是90年代简单的平房或瓦房。然而村内的水泥路却是所走过这五六个村子里面最宽最厚的,路旁新装有太阳能路灯,自来水管道也已铺设到家家户户门口,甚至村内很偏远的农户门前都通上了水泥路,不得不感叹国家脱贫攻坚工作推进的力度。

 和芦草村一样,该村也有很多人家在房前屋后捋艾叶。艾草在村周路边极多,多为野生,生命力旺盛,据村民讲晒干后能卖三四元一公斤,自摘自晒自卖,有些闲不住的村民没事就捋一些,说是挣些油盐钱。为我们引路的村干部也说,凡是留守在家只要不懒惰,忙时种些庄稼,闲时采些酸枣、艾叶、野菊花等药材,都能达到不愁吃不愁穿的标准。谈到现在国家对农村的政策,他说村民们都很支持,有村民直言:“以前种地上山头,吃水下深沟,农民嘛,就是受苦人,现在国家政策像太阳,照到哪里哪里亮”。从这些朴素的话语中可以深切感受到这些农民的知足和感恩心理。还有村民称赞本地的一位下派驻村干部蹲点“村村通”修路现场几个月,以防施工方偷工减料,因而才会有了现在贫困村里面的高品质民心工程,还有村民心中的好口碑。

 下午回去的路上我还在想,贫困是一种世界性难题,全世界恐怕都没有我们这一届政府这样把脱贫攻坚摆到治国理政这么突出的位置。农村房屋更是农民的一大财产,联系我们正在干的农村房屋确权工作,精准测绘好每一户人家的房屋不是一件小事,而是关乎千千万万家庭的大事,对于这项民生工作我们更没有什么理由不好好做,宁可现场多跑路,坚持坚持再坚持,也要保证成果质量。

 

 2019年9月3日,晴

绕道十几公里去测量

 今日去测江树腰村,相比于国道南边蜿蜒起伏的丘陵洼地,该村才真正称得上是大山里面的村庄。

 江树腰是观音堂镇最北部的一个村,也是海拔最高的一个村庄之一,为三门峡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定点扶贫帮扶村。村部位于半山腰上,九月的大山密林让我们的导航也失去了作用,一路上问了两个正在为运输矿石修补山路的挖掘车司机后方才找到进村的道路,由于山路坡大,我们的车爬行能力差,只能在半推半坐中上去。

 

 

 

 到村部和村干部、村组长接触之后,我和常及另外一组共同前去该村最偏远的一个小组连湾组测量。连湾和村部隔着一条大沟,原本有一条路相连,但由于今年降雨太多,路也被大水冲没了。我们不得不选择中途折返,在村组长的带领下绕道柴洼乡,走山岭北侧的省道前往,绕道路程达15公里之远。连湾位于省道旁边的岭上,现今已经无一人居住,既没通自来水也没修水泥路,好似被人遗忘了一般。下车之后我们徒步爬山约一个小时才到达地方,该组约有20多户人家,房屋散乱分布在地头,村内所有的平地上都被种上了朝天椒,据村干部讲,这些地已经全部流转出去了,现在是一个外地的老板在承包。

 下午测村部下面的北谢、官爬组,这一块山高坡陡、岭沟纵横,住房也依山就势,高低不一,比较分散,有些地方已经没有路,村内约有七成人家的房屋都出租于“搞矿的”。不同于连湾平房瓦房,这一块受制于地形,几乎家家户户箍有窑洞,或为明窑,或为暗窑。明窑主要指靠崖用砖或石块修建,上层覆土,远看像房,近看是窑的房屋,有些内外修葺的十分精美。暗窑主要是直接凿土挖洞形成的。按照房屋确权测绘分类,明窑可以归类为建筑物,暗窑这暂归类为其它,已经完全不属同一类别。

 这里的窑洞深浅不一,下午测绘就遇到了一孔深达17米的窑洞,里面前后放置了两排十六个高低床,密密麻麻躺满了正在休息的工人,有的在玩手机,有的在睡觉。下午仅在这两村组测量就遇到了五六个像这样有工人休息的人家,据说都是租住在村内做矿产相关的,全村加上其他地方或许还会有更多,这也侧面反映出了这块地方工矿业仍较为兴盛。

 

 2019年9月4日,晴

邂逅百年老矿

 今日去江树腰西面山上的段家门村。段家门地形村貌和江树腰村类似,只不过其矿业开采的历史和名气还要早于江树腰。

 从观音堂沿国道往西进石壕村后,继续往深处走两三公里,蜿蜒弯曲的山路旁边便不断出现一排排依山而建的居民楼,进而楼房越来越多,参差林立,阡陌交错,慢慢有了广告宣传栏、商店、邮局、银行,这里便是义煤集团观音堂煤矿区,同时也基本进入了段家门村的地界。到了中心广场附近,高高耸立的毛主席塑像、巍峨的矿工俱乐部、雄伟庄重的露天大剧场,挺拨的针叶松、粗壮的梧桐树,还有弯弯曲曲狭窄的街道旁边斑驳的老墙让你很难想象你正置身于深山之中,倒如同回到了80年代初的小县城,这里的一草一木都历尽风雨,一砖一石饱经沧桑,仿佛处处都镌刻着历史,流淌着故事,令人回味与感慨。广场对面崖壁上绘制有巨大的繁体“觀”字,郁郁葱葱的山林顶上还建有顶檐悬挑的凉亭。据村干部讲,山上的那些凉亭、步道景观都是矿上近些年专门改造的,据传在将来煤矿枯竭时有可能会改造成旅游景区。

 据查,观音堂煤矿文化底蕴深厚,地域资源丰富,最早可追溯到清朝雍正期。现在观音堂煤业公司的前身民生煤矿,是由爱国将领、民族资本家张钫先生于1920年创立,被称为"中国第一民族煤矿",张学良、康有为、于右任等政要或文化名人曾到访该矿,演绎了许多报国治家的传奇故事,至今山上还留有当年护矿的炮楼。1949年公司收归国有后,这里创立了解放后我省计件工资制度、货币工资制度、八级工资制度的政策法规,可以说三门峡工业就从这里起步。矿区至今遗留有大量的历史文物,见证了自晚清以来,各个时期煤矿开采的里程,被业界称为民族煤炭开采工业的活化石。

 段家门村部隐没于义煤集团观音堂煤矿办公楼群的一角,其整个村庄也是与矿区犬牙交错,难分彼此。该村分8个小组,主要分散于东山、西山两大块,有的小组还不在同一沟中,相距有近10公里远。我们去测的西山后山组,有30余户人家,只有五六家还有几位老人在守着,村民大多在矿上工作。村内房屋多为窑洞、平房,院落也较为简单,虽有一两户院内荒芜,但多数家内还算整洁,测量也比较顺利。

 

 

 中午,我们在有着百年历史的观音堂煤矿大食堂就餐,饭菜为简单的米饭套餐。大食堂也可称作大礼堂,紧挨路边,背山而建,呈长方形,尖顶白墙,高大巍峨,呈南北走向。屋檐迎门墙的正中央,镶嵌着一颗红色五角星,下面有三道圆形拱门,安着两扇红色木门,食堂内分南北两个就餐窗口,中间还摆有T形台、主席台,暗黄色的四壁上“百年老矿、文化大矿、人才强矿、效益新矿”的条幅与婚宴时张贴的大“囍”字遥相辉映,这个庞大建筑物也如一位老者一般见证着这里的几十年的风雨变幻,我想它肯定记录了不少矿区内一代又一代矿工人的梦想与荣光。

 

 2019年9月5日 晴,

段家门

 今天继续测段家门村,根据剩余工作量安排,三组人继续在西山测,我们两组人去东山下洼组和栗树坡组。西山和东山虽都属于一个村,但走的路却是相反的方向,由于两山相连的沟内无路可行车,我们必须再绕道回观音堂,穿过段岩,再翻过一道山岭才能到达东山。从路途上看东山离江树腰村距离倒还更近一些,村内情况也相近,由于控矿、偏远、缺水,村内已十室九空,偶有离公路较近,条件较好的房屋也多租给了外来施工的。但大多数的房屋似乎都在任由荒芜自生自灭,许多院落内已是杂树参天,如浓荫密集的原始森林,更有一两家平房顶上从水泥缝里面窜出来的野树也有近碗口粗。下洼基本都为秦姓,有40多户,为段家门最大的一个生产队,据下洼组组长讲他们祖上都来自于秦银山、秦铜山两兄弟,现今还修有二祖墓,至今已不知有多少代。

 

 

 

 中午时分,组长接到村主任消息说,下面栗树坡的十几户村民已经等了一上午,村民都没有地方吃饭,现在还在村内等着我们,让我们尽快赶过去。于是我们便对付的吃了几口面包,急匆匆下山赶到栗树坡。到了地方后,三五成群的村民都在村口等着我们,见到我们都主动地和我们打招呼问好,其中有一个从外赶回来的退休老教师还热情地和我们说:“辛苦啦,让你们跑这么远来我们这个烂地方工作,真是辛苦啦……”听到这些话,一股暖流即可传遍我们全身,一上午的紧张忙碌也不觉得累了,我们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赶忙说:“不辛苦,我们干的就是这工作,就是为老百姓服务的。”

 由于分散仍是该地村民房屋的一大特点,所以测绘倒没什么难度,连续的爬山走路也就成了我们面临的主要困难,近些日子我也从过去一天走不了几千步,一跃成为微信朋友圈运动榜上的常客。


网站首页| 地矿文化 | 招贤纳士 | 意见反馈
Copyright 2008-2010, hnsdksy.com, All Rights Reserved 地址:郑州市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科学大道81号 邮编:450001
电话:0371-60170899 传真:0371-60170883 邮箱:hnsdksy@hnsdksy.com
版权所有:河南省地矿局第四地质勘查院 豫ICP备09005284号 四普海威技术支持